欢迎来到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主动公开 » 政策解读

激发服务消费潜力 增强高质量发展动力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索引号: GZ000001/2018-02516
  • 信息分类: 政策解读
  • 发布机构:
  • 发文日期:
  • 文号:
  • 是否有效:
  • 信息名称:

近年来,我国居民消费规模持续扩大、结构不断优化,其中,服务消费需求旺盛,有力拉动了经济平稳增长,而且引领和带动了经济转型升级。近日发布的《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此进行了专门部署,相关政策措施的落实,有利于激发服务消费潜力,为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一、高质量发展阶段进一步扩大服务消费意义重大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进一步扩大服务消费具有多方面的重要意义。

一是顺应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然要求。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变化背后反映的是,随着生产力发展和生活条件改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趋多样化,从有形物质产品消费转向更多服务消费。如果说改革开放前30多年要解决的是“从无到有”和“由少到多”,那么现阶段要解决的是“从多到好”和“好上加好”。2018年上半年,我国居民家庭食品烟酒消费支出占比下降到29.3%,比去年同期回落1个百分点。对比国际经验,我国正处于迈向富足、步入新一轮消费升级的关键时期。进一步扩大服务消费,符合消费升级趋势,有利于满足城乡居民生活和精神文化方面的需求,提升获得感和幸福感。

二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现实选择。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发展方式转变、经济结构优化、增长动力转换”关口的迫切要求,需要加快形成以消费为引领的发展方式,依靠消费、投资、出口协同拉动,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2017年,我国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8.8%,连续三年高于50%,2018年上半年达到78.5%,消费已成为拉动经济最主要、最稳定的动力。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消费增长特别是服务消费增长还有很大潜力。进一步扩大服务消费,不仅可以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支撑能力,还能起到对发展方式转变的导向作用,以消费升级引领经济转型,从而实现更高质量、更可持续的发展。

三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客观需要。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实现了跨跃式发展。2012年,服务业增加值超过第二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2015年,服务业增加值占比突破50.2%,擎起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2018年上半年,服务业增加值占比进一步升至54.3%。更重要的是,服务业内部结构发生积极变化,适应消费升级的文化、娱乐、健康、养老、教育等消费性服务行业快速发展。但总体来看,与日益增长和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相比,我国消费性服务业还存在供给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亟需加快转型。而进一步扩大服务消费,有利于发挥需求的引领作用,倒逼产业的有效竞争和进一步开放,畅通生产和消费循环,加快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的跃升。

二、服务消费是当前居民消费增长最快、热点最多、潜力最大的领域

当前,我国居民消费增长正处在服务消费与商品消费双轮驱动的阶段,服务消费发展呈现以下突出特点。

首先,服务消费保持较快增长态势。据测算,过去五年我国居民人均服务消费支出年均增长9.8%,增速分别高于人均消费支出、人均商品消费支出1.3个百分点和2.1个百分点,服务消费在整个消费支出的占比由2013年的38%上升到2017年的40%。

其次,服务消费领域热点频现。服务消费涵盖的范围很广,包括文化、旅游、体育、健康、养老、家政、教育、培训等消费领域。近年来,这些领域创新层出不穷,线上线下加速融合,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消费需求。共享的理念也依托互联网在很多领域广泛渗透,“使用而不购买”的新消费方式受到越来越多认可。与此同时,服务消费与商品消费之间联系更为紧密。随着新兴技术的驱动以及移动互联网应用场景的拓展,商品消费可以借助服务消费实现;一些新的服务消费依托商品消费而孕育兴起;服务消费过程中也带动相关商品消费的增长。

再次,服务消费增长潜力巨大。伴随经济的发展,我国中等收入群体持续壮大。据测算,2017年中等收入群体规模约有4亿人,是全球中等收入群体人数最多的国家。如此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已成为服务消费增长的强大动力。同时,2017年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接近1.6亿人,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银发消费市场迅速崛起。特别是随着社会保障制度的逐步完善,老年人群更加关注生活和生命质量,文化、娱乐、健康、养老等需求将进一步释放,也将对服务消费增长起到积极作用。另外,80后、90后、00后的年轻人出生于改革开放后,成长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年代,乐于尝试新事物,愿意为个性化、高品质的服务付费,也是我国新兴服务消费增长不可忽视的力量。

三、进一步激发服务消费潜力亟需加快体制机制改革创新

结合服务消费发展趋势及提质扩容要求,要着力破除制度藩篱,加快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促进消费性服务业发展,不断扩大和创新服务供给,将服务消费增长潜力转换为现实发展动力。

第一,深化服务业相关领域的准入和监管改革。目前,我国部分服务消费领域的有效供给不足,供给质量相对较低。这需要坚持市场主导,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培育更加成熟的服务消费细分市场,加快消费性服务业发展,多渠道提高服务供给能力和水平。在这方面,《意见》强调要消除所有制歧视,实行包容审慎有效的准入制度,并提出一些有针对性的措施。例如,推进体育行业协会改革,大幅削减相关审批事项;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进一步简化行政审批程序;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健康服务;加快推进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等领域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将生产经营类事业单位转为企业等。此外,针对现行监管体制机制跟不上服务消费新业态新模式发展要求的问题,《意见》指出要坚持审慎监管,强化信用的激励约束作用,构建企业自治、行业自律、社会监督和政府监管相结合的共同治理机制。

第二,建立服务质量标准和消费后评价体系。与近年来服务消费快速发展的实际需要相比,目前我国服务业标准体系建设还有较大差距,与服务消费相关的质量管理体系有待健全。为此,《意见》提出要推动服务业标准制定修订,鼓励行业协会商会等组织制定并公布本行业相关服务标准清单,指导企业完善服务标准,鼓励行业内企业开展企业服务标准自我声明公开,推动建立优质服务标识管理制度。另外,健全服务质量治理体系和顾客满意度测评体系,推行质量首负责任承诺制度,强化服务质量问题协同处理机制,分领域设立服务后评价标准体系等。

第三,构建服务消费统计监测体系。目前,我国有关服务消费的统计工作落后于实践的发展,“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指标难以真实反映消费市场的全貌,也不利于激励地方政府加快培育服务消费市场和支持服务业发展。对此,《意见》明确要研究制定服务消费和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统计分类,完善相关统计监测,有效反映服务消费各领域的发展水平。

第四,加强试点探索和经验推广。促进服务消费发展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支持基层因地制宜大胆探索,允许不同改革模式并存,及时推广成熟经验。《意见》在这方面也提出一些有力举措。例如,在壮大服务消费新增长点方面,要总结推广引导城乡居民扩大文化消费试点工作经验和有效模式,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探索开展职业学校股份制改革试点;在强化服务标准体系建设方面,要选择部分服务业探索开展服务标准准入制试点;在构建公平开放市场环境方面,要建设若干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王微 刘涛 李汉卿)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及版权说明 | 帮助信息
黔ICP备12000311号-6 www.gzdpc.gov.cn 网站标识码:5200000055
主办单位: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省发展改革委首问责任窗口联系咨询电话:0851-85283331 0851-85285073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延安中路110-2号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6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