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发展改革动态 » 要闻报道

加快南向通道建设有机衔接一带一路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去年此时,重庆团结村车站只是个三等站。

现在,这里已成为重庆的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一列列满载汽车摩托车配件、成品纸等货物的列车从这里驶出,经贵州运至广西北部湾,再通过海运抵达新加坡。

小站繁忙,背后是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的正式运营。

这条通道,向西将发挥重庆和兰州作为西南、西北两大物流枢纽的作用,利用兰渝铁路、中欧班列(渝新欧、兰州号)等国内国际通道,通达中亚、南亚、中东及欧洲地区,向东将发挥对长江经济带的辐射作用。

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正应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中说的“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

意义何在、实践何为、未来何来?本报联动《广西日报》《重庆日报》《甘肃日报》,邀请四省市区的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将协同发展的画卷渐次宕开,让共建共赢的故事饱满馥郁。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陈少波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常委、广西区委主委夏宁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常委、广西区委主委巫家世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交委党委书记许仁安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范鹏


风口交汇 汇聚着对外开放的黄金机遇

陈少波代表:每日清晨,新加坡昇崧超市的员工,将一盒盒新鲜的蔬菜摆上货架。照例,有每盒150克装的荷兰豆。

每年都有价值5000万元人民币的荷兰豆会摆上新加坡的超市和商店的货架上。这些荷兰豆,大都来自贵州威宁。

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项目,以通道为主轴,以合作为画笔,将一幅沿线省份携手共进的景象跃然纸上,这对于“黔货出山,黔货出国”“贵州绿色农产品泉涌”等行动和工程,具有现实意义。

加强对内对外开放和区域经济合作,主动参与国际国内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分工,加快推进出省出海出境通道建设,全面打通连接周边省份的省际通道,这一点上,项目各方不谋而合。

范鹏代表:甘肃进一步深入了解东南亚地区市场需求,更好地组织货源。例如甘肃的洋葱、马铃薯等高原夏菜以及牛羊肉等都是东南亚市场稀缺的,而东南亚的榴莲、菠萝等热带水果,在西北地区也很受欢迎,双方经贸互补性很强,合作空间巨大。

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是甘肃对外开放的一个新的历史机遇。具体说,甘肃的对外开放可以东进、西出、南拓、北展,南拓就是通过中新南向通道到重庆、贵州、广西,再到东南亚、印度洋,使得甘肃由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黄金段”变成整个“一带一路”的黄金通道,经济地位进一步提升,通道优势进一步凸显,对外开放水平提高了一个层次。

许仁安代表:中欧班列(重庆)现已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出口通道,其常态化运行有力促进了“重庆制造”走向世界。此外,重庆依托渝贵铁路、渝黔高速等,以重庆东盟公路货运班车、“渝黔桂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为基础,形成了重庆至东盟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开行水运集装箱快班轮,大力发挥长江黄金水道主通道作用,强化了东向通道联系。

对外大通道建设的加快推进,为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和国际物流枢纽提供有力支撑,同时也加强了与广西、贵州、甘肃等沿线省份之间的联系与交流。

巫家世委员: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的建成将使我国大部分区域与欧亚大陆以及东南亚、非洲形成联结,大大提高货物通行的便捷性和经济性。目前,国家发改委已将其纳入“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库,渝桂黔陇四省区市政府签署了合作共建南向通道框架协议,合作前景十分广阔。

雷厉风行 诉说着对区域协同的倍加珍惜

许仁安代表: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对重庆提出了“两点”“两地”定位和“四个扎实”要求。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的重大举措,能够推动内陆城市接轨世界,届时重庆将更具“沿海优势”。

更好地发挥交通对“两点”“两地”的支撑作用,强化各种运输方式的高效衔接十分必要。目前,重庆按照旅客“零距离换乘”和货运“无缝衔接”目标,加快推进综合交通枢纽站场和联程联运体系建设。以港口为枢纽节点,大力推进铁路、公路集疏运通道建设,着力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大力发展多式联运,促进物流降本增效,为西部地区通江达海、提升对外开放水平,打造高效便捷的多式联运平台。

陈少波代表:如何推进南向通道建设在贵州落地实施?找痛点、摸家底、强口岸,是贵州正在进行的努力。

找痛点。邀请相关职能部门和部分企业代表,共同商讨贵州融入南向通道建设存在的短板和破题之策。

摸家底。先后以实地考察和会议商讨等方式组织相关单位与贵阳南站改貌集装箱货运站、贵铁物流、商储集团和贵阳市、贵安新区进行磋商,对贵州“家底”进行考察摸排,做到有的放矢。

强口岸。用好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这块金字招牌,以“一口岸,两作业区”为切入点,将贵州中欧班列铁路场站与南向通道建设相结合,积极申建贵阳铁路口岸,充分发挥贵州作为“一带一路”连接线的国际货运中转枢纽作用,全面打通北上南下的战略通道,将物流运输的通道优势转化为真正的经济优势。

范鹏代表:甘肃省政府已于今年2月底正式下发《甘肃省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工作方案(2018—2020年)》并向社会公开,就甘肃共建中新南向通道建设工作从19个方面进行了任务分解,明确责任,确保落地。在甘肃,中新南向通道建设已经从美好蓝图转化为“施工图”,各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顺风而呼 饱含着对深度合作的殷殷厚望

许仁安代表:铁路运输是重庆一大优势。建议重庆应加快完善综合运输通道网络,提速构建“米”字型高铁网,尽早开工建设兰渝等6条高铁,完善重庆与甘肃共同推动中欧班列(重庆)、“一带一路”建设的通道联系。启动渝贵高铁前期工作,力争早日开工建设,使重庆与贵州、广西的联系更加便捷。

2018年-2020年,重庆将建成高速公路1000公里。届时,重庆与贵州等周边省市的联系将更加紧密。伴随长江上游航运中心的建设,江海联运大通道也将推动重庆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四省市区还可合作开展物流建设。其中,重庆应紧紧抓住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和自由贸易试验区设立带来的发展机遇,强化中欧班列(重庆)、重庆东盟公路货运班车、“渝黔桂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建设,形成欧洲经重庆至东盟的国际联运大通道,将重庆建设成为国际物流分拨中心。

范鹏代表:通道的建设不仅需要渝桂黔陇四省紧密联动,也需要中央的大力支持。从根本讲,要实现中新南向通道的繁荣兴盛,还要遵循市场规律,依靠市场杠杆,通道沿线四省市区需要进一步提供更多贸易便利化条件,降低物流成本,优化营商环境,减轻企业负担。四省互相支持,共同发展,西南、西北地区的对外经济合作一定会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实现高质量发展。

夏宁委员:广西作为南向通道的枢纽节点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建机制。渝桂黔陇四省区市间建立紧密合作机制,广西与新加坡深化合作关系,建立南向通道建设工作广西推进机制,广西对内对外合作框架基本形成。

通瓶颈。北部湾集装箱海铁联运能力加快提升,沿线省市基础设施建设有序推进,进一步完善。

启运营。海铁联运班列稳定、平衡发展,实现了班轮与班列的有效衔接,跨境公路、跨境铁路运输取得突破,陆海两大运输干线基本形成。

畅通关。北部湾三港实现便利化转关,四省区市关检八方建立合作机制,沿线四省区海关建立五项合作机制,区域一体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风云际会 蕴含着对广阔市场的无限渴求

陈少波代表:如何推进南向通道各方紧密合作,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概括:用好班列、搭建平台、信息共享。

贵州正加快站点基础设施建设。渝贵铁路,已经结束物流迂回绕行的历史,可充分利用现有基础设施条件,完善口岸功能设施,尽快满足贵州符合条件的进出口企业搭乘、甩挂南向通道班列,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

推进南向通道合作必须发挥企业主体作用,真正在产业链、产品链和供应链等合作上见实效,加快组建运营平台势在必行。贵州将全力推动具备条件的各大物流及相关配套企业加入组建运营平台,助力南向通道商业化高效运作,并充分盘活现有资源共享共用。

大数据是贵州走向世界的一张新名片。各方在物流信息服务领域的巨大合作空间,期待以大数据为引领共同打造“南向信息化通道”。

我们非常有信心,通过通道务实合作,实现各方人尽其才、物尽其力、货畅其流、各得其所、互利共赢。

巫家世委员:这次,住桂全国政协委员与其他省份的全国委员针对南向通道建设中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发表了看法、提出了许多有益的建议。

目前,南向通道建设在国家级层面的合作平台及机制尚未建立,跨省跨国交通基础设施薄弱。

建议将南向通道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即在国家层面编制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战略规划,并在国家层面成立协调领导小组,推动沿线各省区市全力参与建设。

另外,建议建立以北部湾为枢纽的跨省、跨境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将涪陵至柳州、泸州至遵义铁路项目等南向通道关键基础设施项目与国家“十三五”规划、“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库、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等进行衔接,并给予优先支持;将西部地区通往东南亚、南亚的边境高速公路项目纳入国家专项规划;打造北部湾港区域性国际航运中心和成渝机场群,建设以贵阳为核心的西部货物转运中心。

夏宁委员:我参与联名提交的《关于推进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的提案》,关注和呼吁提升南向通道的国际合作层次。

目前,在南向通道建设中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海铁联运、跨境运输的互联互通体系不完善、口岸综合配套设施不健全、多式联运标准不统一、“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作用尚未得到充分发挥。

对于这些建设中的突出问题,要充分发挥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中新(重庆)项目合作、贵州数博会、甘肃“文博会”等平台和产业优势,加强与东盟国家的战略合作和经贸往来;建立多式联运体系,打造西部各省经北部湾港的铁海联运线路,经西江至粤港澳、新加坡的铁江海联运线路,将南向通道多式联运项目列入国家多式联运示范工程;加快建设陇桂等铁海联运大通道;加强通关便利化合作。同时,还建议加大对南向通道的政策支持力度。(文/贵州日报记者 邹晨莹 广西日报记者 乔晓莹 王春楠 重庆日报记者 颜若雯 甘肃日报记者 李近远 范海瑞)


定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及版权说明 | 帮助信息
黔ICP备12000311号-6 www.gzdpc.gov.cn 网站标识码:5200000055
主办单位: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访问量:
省发展改革委首问责任窗口联系咨询电话:0851-85283331 0851-85285073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延安中路110-2号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610号